“作品离不开真实

  对学生们的累累战果,语文老师马世成认为应该冷静对待,学生写作竞赛作文的目的性较强,而创作校园文学作品的目的性较弱。竞赛作文有老师的指导,不仅能在升学中拿到加分,还会获得额外的收益,例如奖状、奖品或奖金;而学生创作校园文学作品缺乏老师的辅导,不能准确把握创作尺度,因此作品质量不高,难以发表,还可能招来部分同学的冷嘲热讽。而且,竞赛作文常常可以受到老师和家长的表扬,而创作校园文学作品则有可能会被部分老师和家长视为“不务正业”。 “作品离不开真实,而作文可能是一种敷衍。学生参加作文竞赛的热情高于校园文学作品的创作,事实上是学生在应试教育下,情愿去敷衍了事也不愿面对真实生活。”马世成说。

  带着这样的忧虑,为了加强学生作文训练,丰富校园文化生活,搞活校园文学,语文教研组的老师们积极行动起来,成立了橡树文学社,恢复了校刊《黉学》和校报《黎阳学子》。

  是那些依靠体力或技术的劳动者的统称。“打工人”的说法背后是千万草根的自嘲,他们压力大、工作环境可能不尽如意。但它没有社畜那么惨,也没打工仔那么卑微,自嘲中透露出小人物在平凡生活中的不懈追求。

  6.打坏多少球拍,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你以为自己打坏了1500个球拍,但是你的对手很有可能打坏了2500个。—— 林丹

  孟祖能是昆明市富民县一中的教科室主任、语文教研组组长。多年的教学,让他发现,当下高中生的写作有几个明显问题:缺乏生活气息、过于强调内心感悟、对人对事冷漠、没有质疑精神。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