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没有了共同的语言

  今年看到作文题“写作要不要说真话?”家长和考生们也引发了争论,有的认为这个题目好写,也有的认为这个题目不好写,容易写离题。考生家长刘清泉说孩子平时的作文很多都不是自己经历的事,但老师批改时也没提出异议,但放在大环境里似乎有违“诚信”,他相信自己的孩子看到这道题会很为难,但具体孩子怎么写的他也不敢问。

  “联系客服咨询——告知具体作业类型——确定价格——邮寄作业——支付所需金额——开始——完工后邮寄给您。”一家作业网站上公布这样的操作流程,并声称“专业小学、初中、高中各科作业,正确率80%以上。”

  为扎实推进随笔化写作教学改革,该校成立了由校长任组长的六人随笔化写作教学教研小组,并在4月份开展语文老师随笔化写作教学设计评比活动和学生随笔化写作之星评比活动,届时将评出一、二、三等奖,并将优秀作品进行集中展示。

  同样不失为一个好的作文题目,否则那么多主流媒体也不会当时就相信了,还大力地广而告之。只是当家长们听到两个版本的作文题目时,心情到底是虚惊抑或失落,就不是传播者们所关心的事情了。

  我还记得我有个朋友,他对我很好,后来我转到另一个公司,很长时间未曾见过了。当我们遇见的时候,只是匆匆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为什么不请他吃顿饭,不是我吝啬,只是我不想让场面再一度尴尬。时间过了那么久,早就没有了共同的语言。也在就没有了交集。

标签: 随笔高中生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