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在外漂泊的心有一个归宿

  对我而言,心灵的宁静就是躺在床上,枕着松软的枕头,读一本好书,把全身心都放轻松。躲离了喧闹声,我坐在床上静静品读文章,有说不出的惬意。此时,一切重归于寂静,只有床头闹钟还在“滴滴答答”的唱着单调乏味的歌曲陪伴着我,此刻,白天充满生机的我感到了疲惫。而只有家——这个温馨的港湾可以供我休息,让我拥有这种宁静的感觉,让我在外漂泊的心有一个归宿。

  有人说,“口吃、手巧、心灵”6个字,成就了朱旭独有的表演风格。的确,与口吃搏斗,让朱旭练就了过人的基本功。但光有基本功,充其量是个匠气十足的“熟练工”,表演要不露痕迹,离不开生活的滋养。大到修沙发,小到修钟表,文能拉京胡,武能打排球,拥有一双妙手,正是朱旭的过人之处。功夫在戏外,他一头扎进生活,一个表情,一个叹词,一个动作,为表演提供了无尽的素材。而得益于“心灵”,他勤于动脑、苦苦钻研,把扎实的功底化作了生动的人物,把真实的生活提纯为出彩的艺术。

  《“二万户”的乡愁》:“在人们的一般理解中,乡愁往往是离开故土的人才有的情感,思念的对象以乡村居多。事实上,城市的市民也有乡愁。”

  点评:本段文字最大的特色是说理生动形象。将对金融监干部和不良业主的监管说成是“管住送钱收钱两只手”,将扎实监管防线说成是“建好围猎与反围猎隔离带”,将监管干部的滥用私权说成是“乐于当内鬼”“打起遮阳伞”。如此语言换元后,在富有文采上自然又上升一个档次。

标签: 随笔500字

相关文章